龙门生活网|古镇新生活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老法官何宏伟:南充人自己身边的“小镇大法官”

2017-9-20 15:27| 发布者: 雨哲| 查看: 117| 评论: 0

摘要: 南充人自己身边的“小镇大法官”———记南充高坪法院龙门法庭老法官何宏伟四川新闻网南充9月20日讯(何儒泽)2016年3月,一部反映基层法官日常工作和生活的电视剧《小镇大法官》在央视一套黄金档播出。该剧播出后, ...

南充人自己身边的“小镇大法官”

———记南充高坪法院龙门法庭老法官何宏伟

四川新闻网南充9月20日讯(何儒泽)2016年3月,一部反映基层法官日常工作和生活的电视剧《小镇大法官》在央视一套黄金档播出。该剧播出后,引发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剧中的主人翁王德忠一改法官过去的高冷形象,以最接地气的草根气息向人们呈现出基层法官守护一方公平正义的人生轨迹。然而,在全国千千万万的法官队伍中,却不止一个王德忠,荧屏上的王德忠只是中国广大基层法官的一个缩影。南充市高坪区龙门法庭即将退休的老法官何宏伟便是我们南充人自己身边的小镇大法官。

从教坛到法务

一个虽不华丽但却绝对精彩的转身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何宏伟从高坪区小龙小学调入高坪法院工作。面对巨大的职业反差,何宏伟同志不为人后,积极学习法律知识,努力提高业务技能,蜕变成一名优秀的人民法官。至今,何宏伟同志已在法院工作近三十年。三十年里,何宏伟法官共办结案件近三千件,年均结案百余件,且无一错案,无一违纪违法,无一涉诉信访和群体事件。他先后多次荣获得先进个人、办案能手、调解能手等荣誉,并多次立个人“三等功”。三十年来,何宏伟法官不仅打下了深厚的理论功底,更积累了丰富的办案经验,成为人所众知的资深法官。说到何宏伟法官,高坪法院的领导和同事无不交口称赞。从教师到法官,在常人看来,这是一次平凡的职业过渡,但他却以自己的不懈努力和优异成绩书写了一段不一样的传奇。

扎根基层,奉献一生无悔年华,方换得一方春色满园

龙门法庭地处龙门镇曹家坝村,距市区较远,工作条件相对艰苦。自何宏伟进入法院工作以来,已在龙门法庭连续工作近三十年。常言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近三十年来,龙门法庭的人员走了来,来了走,同事换了一波又一波,但他却一直坚守至今。刚到法院那些年,法庭还没有配备办案车辆,农村的公路也不通,交通极为不便,何宏伟法官不知磨破了多少双鞋,硬是靠着双脚走遍了辖区的数百个村庄,熟悉了辖区几乎每一个家庭。在龙门法庭的年轻同事罗萍眼中,何宏伟法官简直就是大家的“活地图”、“万事通”。辖区的一些村庄地处偏僻,不仅无法导航,甚至至今还仅是羊肠小道,给送达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有困难,找何法官”,罗萍这样讲,只要叫上何宏伟法官,就没有他不知道的地方和找不到的人。不管走在龙门的什么地方,总有群众热情的招呼他。

每天只要他一到法庭,他的办公室就围满了群众,但有很多群众其实并不是打官司当事人,只是大家即使不打官司也喜欢找他评理、调解。群众都信他、敬他,而他也从来都乐于为大家化解各种纠纷。每天早上六点钟,何宏伟法官还会准时在龙门码头喝坝坝茶。他一到,群众也会自觉的聚集过来。三十年来,他利用喝坝坝茶对群众进行普法,更调解了无数的纠纷,这里简直成了他的另一处工作岗位,当地群众都亲切地称他“坝坝法官”。龙门镇地处嘉陵江畔,曾是重要的商品和人员集散地,人员结构和各种社会势力复杂,法制环境差。那些年,法庭工作异常艰难,可经过何宏伟法官和同事们数十年如一日的默默付出,辖区群众已形成信法、崇法、用法的良好法治氛围,犹似一股法治春风滋润着这一方土地。因为工作出色,组织上也曾多次想把他调到工作环境相对较好的院机关工作,但都被何宏伟法官婉言谢绝。近三十年的默默耕耘,他早已和身边的每一寸山水、每一个家庭都结下深情厚谊,他真的不舍得离开。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

甘愿一生清贫赢得一方百姓爱戴

何宏伟法官一生办理了数千件案件,却从不吃拿卡要,更不收当事人分毫。近三十年来,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拒绝了多少次贿请。有一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的案件,张华(化名)于2001年以17万元的价格购买了李明(化名)一套位于龙门场镇的住房,各方并完成了购房款和房屋的交付。多年来,双方相安无事,李明也一直在该房屋内居住生活,但由于各方缺乏不动产登记意识,一直未办理房屋产权过户事宜。至2016年,因龙门古镇开发建设进行拆迁,该房屋大幅度增值,双方因近百万元拆迁款的归属闹上法庭。诉讼期间,李明来到何宏伟的办公室,请求何宏伟在案件中对他给予照顾,临走时并强行留下几千元现金,即将年满60岁的何宏伟法官硬是追出一公里多将钱还给了李明;在另一起劳动争议案件中,原告是一个农村家庭的顶梁柱,但用人单位没有为原告购买工伤保险,原告在工作中受伤致四级伤残,一家人生活极度困难,而用人单位因怕承担赔偿责任而刻意否定双方的劳动关系。何宏伟设身处理为受害方着想,建议其向有关机关申请法律援助,并根据原告的申请先予执行了5万元以作原告继续治疗和家庭基本生活。为了让原告早日拿到赔偿,他多次找到用人单位,对其动以真情,晓以法理,告以利害。经过不懈努力,用人单位终于向原告赔偿了各项工伤待遇。该案也得以调解结案,避免了诉讼周期过长和用人单位上诉等原因导致原告迟迟得不到赔偿。原告方为了感谢何宏伟,非要拿出两千元给他作感谢费,但他仍然坚决的拒绝了。后来,原告方给他送来了自家的鸡蛋和花生,他动情的对原告方说:“我也从小在农村长大,我也是农民的儿子,深知这些都是你们的血汗,现在家里顶梁柱受伤更加重了你们的负担。这些本就是我的本职工作,收了你的东西,我的良心一辈子都会不安的。”可原告方仍执意要他收下,最终,他只得以市场价买下了这些东西。

其实,何宏伟法官的家庭并不富裕,妻子下岗后,仅靠他一人微薄的工资,不仅要支撑一家人的生活,还要供女儿念书。至今,他们一家人仍然住在单位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的老旧宿舍里,整个宿舍还不到五十平米。可何宏伟法官从不为金钱所动,一心为民,公正司法,赢得了辖区群众的一致好评,群众送来一面又一面的锦旗是对他最好的褒奖。

积劳成疾、勇斗肿瘤

仍坚守岗位写下无悔忠诚

同事心中,他是神通广大的好长辈。妻子心中,他是温柔体贴的好丈夫。女儿心中,他更是无所不能的英雄父亲。可由于他长期奋战在工作一线,身体终于还是不堪重负,积劳成疾。

2010年,何宏伟法官常感呼吸困难,咳嗽不止,但他仍一心扑在工作上,在家人和同事的一再催促下,他才到医院检查,却被查出肺部肿瘤。面对这一晴天霹雳的消息,家人强忍悲痛向他隐瞒了病情,告诉他仅仅是肺部感染,可背地里,家人却不知为他流了多少眼泪。尽管大家极力隐瞒,但他还是从家人和医生的神态中感到自己病得很重。而此时,他却还惦记着自己手里的案件,哪一个案子该结了,哪一个卷宗该装订了,哪一个案子又该归档了……,他通过电话每天跟书记员沟通案件进程。虽然同事们都劝他以身体为重,配合治疗,不要操心工作,但他还是多次悄悄从医院跑回到工作岗位上。有好几次甚至在领导的严厉“呵斥”才离开工作岗位回到医院。经过手术和几个月的住院治疗,他于战胜了病魔。出院后,他又直奔单位,看着堆积的卷宗,他似乎又才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大病初愈,本应多休息,不可操劳,院领导也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决定把他调到相对轻松一点的部门,但他还是拒绝了。他毅然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岗位,用他的话说,我病了这么久,堆积了这么多工作,群众利益容不得半点懈怠,我必须要把之前的工作尽快补起来。

临近退休又逢改革大潮

甘做螺丝碎石,展高风亮节

2016年底,临近退休的何宏伟遇上四川法院系统推进司法体制改革。作为院里的资深法官,他无疑最有资格成为一名员额法官,但他却主动放弃了入额。他说:“我在法院工作这么多年了,亲身经历了法治环境一天天变好,现在更迎来了法治的春天,作为一名老法院人,我已经无比庆幸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我已经老了,该把机会让给年轻同志。”虽然他从法官岗位上退了下来,但却没有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他没有半点懈怠,给比他年轻的法官当起了助理,心甘情愿的成了一枚螺丝钉、小碎石。考虑到他是资深老法官,年轻法官最初不太敢给他安排太多的工作。何宏伟由此满是情绪,他专门找到龙门法庭庭长蔡爱民发牢骚,质问是不是嫌自己老了不能胜任工作?自己还未退休,为何不一视同仁?一辈子忙惯了,从法官岗位上退下就只给他安排这一点工作,自己闲的慌。至那以后,何宏伟甘做绿叶,和年轻的法官助理一起做起了笔录记录、调查取证、协助调解、装订卷宗这些辅助工作。有人问他,你当了一辈子法官,现在却要给别人当助理,你不觉得难为情吗?他质朴的回答:“助理又不丢人,都是为人民服务,只是革命分工不同,有啥子好难为情的”。

2017年8月29日至9月1日,正值全省法院实施执行大会战,高坪法院亦抽调六十余名干警参与此次大会战,得知消息的何宏伟主动请缨参加了此次行动。行动期间,已59岁的何宏伟几乎每天早上五点出门,晚上九十点才回家,他亲自驾驶执行警车和执行小组的同事们穿越成都、德阳、广安、达州等地,行程一千多公里,和同事们一起执行到位六十余万元、拘传2人,腾退房屋1处,查封房屋1套。何宏伟所在的执行小组组长邓波也不由得惊叹:“最初把他分到我们这一组,我还担心他年龄大了干不了什么事,拖我们的后腿,没想到他精力充沛、业务精湛,还如此不怕苦、不怕累,简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风华少年到佝偻老者

不忘初心、恰是当年,是谓自在人生

人生如白驹之过隙,何宏伟法官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年富力强的少年。弹指间,他已两鬓斑白,略显佝偻。三十年不长,他只是人生的一段旅程,三十年也不短,最难得他始终坚守初心,从不懈怠。再过几个月,何宏伟法官就将光荣退休,按说他可以休息了,但他仍然每天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从未间断。翻阅龙门法庭的卷宗,依然可以看到好多何宏伟记录的笔录和调取的证据。别人问他为什么还不休息,他总是说自己虽然老了,但职责还在肩上,既已善始,定要善终。私下里,何宏伟更是多次跟蔡爱民庭长表示,自己一生都生活在龙门镇,对辖区情况熟悉,退休以后如果法庭送达有困难,调解需要帮助,都可以叫他来帮忙,自己一定随叫随到。三十年,有酸甜苦辣、有欢乐忧愁。三十年,褪去的是年华,不褪的的信仰。三十年,改变的是年轮,不变的是初心。若非他那日渐老去的背影,仍恰是当年那一俊朗少年。他自己说,我在法院干了一辈子,没学会抽烟打牌,也没有吃好穿好住好,别人说我不会享受生活,甚至说的我人生白活。我这一生确实没做过什么大事,只学会了和群众打成一片,这样的生活和人生我早已习惯,能为群众做点事就是自己的人生乐趣。

正如张瑞敏先生所言,能把每一件简单的事都做好就是不简单,能把每一件平凡的事都做好就是不平凡。何宏伟法官一生没做过什么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他却在平凡的岗位上作出了不平凡的业绩。他用自己一生的轨迹诠释了小镇大法官的真实传奇。他这一生貌似默默无闻,却又如细雨润泽,春风拂面。

分享到: 穿越手机版 分享给QQ好友分享到QQ 分享到QQ空间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新浪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百度搜藏 分享到人人人人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龙门生活网 ( 蜀ICP备09019550号 )  川公网安备 51130302000027号

GMT+8, 2017-10-20 14:40 , Processed in 0.139931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