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生活网|古镇新生活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05|回复: 0

爱的升华

[复制链接] [穿越手机版]收录查询

750

主题

2289

帖子

5742

积分

Forever

威望
999
精华
4
注册时间
2011-2-20

社区居民终身成就原创先锋资深版主模范会员社区劳模

升级进度: 100%

资料完善: 90%

发表于 2012-12-20 16: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招呼Ta 关注Ta

  爱的升华
  李忠会
  
  爱,就是对人或事物有很深的感情。爱是有层次的,首先是爱自己,爱父母子女,爱亲戚朋友。达到爱人类、爱事物、爱社会,才是爱的升华,即最高境界的大爱。大爱的循环,就是人们常说的善有善报的大同世界。
  
  2011年,我的"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一文在<<南海老干>>杂志第三期发表后,西樵有位叫谢建林的读者朋友,看完文章马上就给我打电话,非要委托我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张海捐100元钱不可,以表达他的一份爱心。在他的带动下,我也给捐款300元,张海收到捐款后,专门给谢建林来信说,我远在秦岭脚下,嘉陵江衅,你我素不相识,当我收到你的爱心捐款时,顿时热泪盈眶。
  
  张海是个忠厚诚实的人,在我退休后,脑海里出现最多的人就是他。他在我的心目中,首先是个老实人,然后才是一位普通的共产党员,正因好他普通,才让我敬佩感动。其实,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也没在一个单位工作过,对于他的了解,都是听家乡人讲的,还有就是回故乡时,在与他聊天中知道的。
  
  1968年3月,我们村共有5人参军入伍,张海就是其中之一。当兵前我们虽然也认识,但彼此很少说话,农村人相互那些事都知晓,见了面谁也不愿问这问那的。入伍后,他分配在部队仓库当保管员,而我却被分到连队当文书,。那时,只有开会才有机会互相见面,即使见到他也只是打个招呼,也没有更多的时间闲聊。
  
  在我们5个人中,算我所在的连队条件最差,所以我进步也比他们快,我入党时,他们还是青年团员。在第二年的一个周日,张海突然来找我,让我帮他写入党申请书。那时,正是"文革"时期,无论写什么东西,前面都要找段毛主席语录,连写家信也不例外。记得我叫他写"要斗私批修"那句,但他却坚持要写"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们结合起来,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这段。
  
  到了第三年,我们一起参军的5个人就分散了,除了我和张海外,其他3人都复员回了老家。但是,我已被提拔为干部,他还是保管员。后来,我又被调到师部机关当干事,其实,那时我们还不开化,不像现在的人懂得多,朋友分别时,总要聚在一起喝顿酒啥的。临走前,我意外见到他的政治教导员。据他讲,张海学习进步,思想踏实,工作积极,年年都是"五好战士",已经被列为提干对象,只是他年龄比其他提拔对象小,每次研究提干时,都把他往后排,说他以后还有机会。
  
  自从那次我们分别后,就很少见面了。几年后,我回家探望父母亲时,才知道他已经复员回老家当农民了。听说他在务农,我就去看望他,只见他正在水田里弯腰插秧,他爱人在田坎上帮他往田里扔秧苗。他见到我,当即就要爬上田坎来,却被我劝住了。就这样,他在水田里,我在田坎上摆起了龙门阵。当时,他比在部队时瘦多了,脸被太阳晒得黑黑的,胳膊都是古铜色的,腰也站不直了,看上去好像矮了许多。我问他为啥不出去打工挣钱,他说自己是党员,要先让非党群众出去,又说,村里只有3名党员,如果少名党员,党支部就无法开展组织生话了。
  
  1992年,我回家探亲时,听说他当了村党支部副书记兼村长,在我为他的进步而高兴时,又听到他的许多故事。有人说他太耿直,工作中常碰钉子;还有人说他心眼太实,原则性太强,缺少圆滑和人情味。比如计划生育工作,是农村最难落实的苦差事,但他总是主动去落实。为此,他曾和同班同学闹翻过脸,还和自己姐夫打过架。当时,我听了这些半信半疑,因为他本分老实,为人厚道,善解人意,在战友中间从没说过红脸话。
  
  我在看望他时,开始并没直接谈我听到他的那些事,我只是问他当村官有啥体会。他笑了笑说,这个很难说,你想呀,农村是户挨户,亲连亲,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动一个就牵扯到几家。有的事你认不认真都不行,认真了就要得罪人,不认真嘛,又于心不忍,怕对不住身边的人和事,计划生育,就既是献爱心,又是遭人恨的事。
  
  我笑着问他,那你与人吵过嘴,打过架吗?他说,在农村吵嘴是常事,打架那是发生在亲戚身上。他姐夫超生第二胎被罚款不交,书记碍于他们是亲戚关系,让想推一推再说。他当时不同意,认为要是那样,今后自己的工作就难做了。于是,他就去找姐夫催罚款,他姐夫不让他进屋,在门口他们就推攘起来了。后来大家就传邪豁了,说他六亲不认。我问他为啥还要当村长的苦差事,他说农村人见路边死条蛇都要埋起来,那有不关心村里人和事的道理,再难也得有人去管,何况自己还是共产党员呢!
  
  记得在1997年,有一天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大儿子当兵要到西藏,问我能不能帮忙留在内地,或者调到我的部队。我那时因是团政委,我回答他说,现在部队征兵是按系统属地招收的,我并不认识接兵部队人员。他不仅很懂道理,而且也善解人意,并没纠缠难为我。
  
  后来,我退休回故乡,才听说他儿子在部队学会了开汽车,已经复员到地方开长途运输车了。但不幸的是在一次检查车辆故障时,因刹车自动失灵,被自己开的车压死了!晚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人生最大的悲剧,我为他心里很难过,知道后,我就和爱人去看望他。只见他目光发呆,满脸皱纹,两鬓斑白,胡子拉茬的,他妻子也在一旁流眼抹泪。不知道他是心里难过,还是为了我和爱人开心,他让我跟他出去抓斑鸠玩。
  
  在捉鸟时,他问我什么是搞传销,我当时也没向他解释,只说反正不是正常销售活动,要不为啥要禁止取消呢!他听后,两眼直勾勾地盯住我,说他二儿子就在外跑传销。我吃惊地提醒他说,为啥不赶快把他叫回来?他说最近农村正忙,村里青年人都外出打工了,把孩子都留在家里,自己还要负责那几十个学前儿童的管理,不敢脱开身。现在妻子精神不好,三天两次到附近庙里烧香拜佛,不敢让她自己出去找。说着,他从事先设置好的笼中,抓来两只斑鸠给我看后就放了。我说为啥不拿市场上去卖?他说卖给市场,它们就没命了,抓是为了开心,放是为它活命,救鸟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不久前,从我二姐那里听说,张海的二儿子离开传销后,也学会开车在外跑运输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福无双至,祸无单行。就在一次高速公路堵车中,他二儿子因在等车中心烦,就在他推开车门往外张望时,突然被后面飞奔过来的车将他连车门一起撞出几米远,可怜的他二儿子,同他大儿子一样也惨死在无情的车祸中。现在,他膝下无子,我本来不信迷信,但张海为啥如此命远?人生差不多倒霉的事,他为什么都摊上了?
  
  得知此消息后,我立即打长途电话,除了表示慰问劝他节哀外,正提醒他赶快去肇事司机家讨要赔款。没想到他的回答却让我感到意外,他说他现在很忙,农村正搞医保、社保,这是村民一辈子的大事,耽搁马虎不得。再说,儿子那惨案的肇事司机,听说他家里也很困难,等春节农闲时再去糊北要赔款。
  
  我问他以后该怎么办?他说,他相信命运,相信人间真情,相信共产党,不相信有神仙和救世主。只要人间真情在,人人有爱心,黄土也能变成金。自己虽然断子了,但还没绝孙,还有农村建立的"两保",等岁数大了,就到镇里养老院安度晚年算了。(雨哲代发,文中人名均系化名)
依依家园欢迎你:http://www.liyiyi.name
一月内随机主题
快捷回复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友情链接|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龙门生活网 ( 蜀ICP备09019550号 )  川公网安备 51130302000027号

GMT+8, 2017-12-16 09:33 , Processed in 0.144633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